夜色银河情一片轻帐偷欢银烛罗屏怨

author
0 minutes, 30 seconds Read

夜色银河情一片轻帐偷欢,银烛罗屏怨

出自宋朝吴文英的《凤栖梧》

原文赏析:
开过南枝花满院。 

新月西楼,相约同针线。

高树数声蝉送晚。

归家梦向斜阳断。

夜色银河情一片。

轻帐偷欢,银烛罗屏怨。

陈迹晓风吹雾散。

鹤钩空带蛛丝卷。

拼音解读
kāi guò nán zhī huā mǎn yuàn 。 

xīn yuè xī lóu ,xiàng yuē tóng zhēn xiàn 。

gāo shù shù shēng chán sòng wǎn 。

guī jiā mèng xiàng xié yáng duàn 。

yè sè yín hé qíng yī piàn 。

qīng zhàng tōu huān ,yín zhú luó píng yuàn 。

chén jì xiǎo fēng chuī wù sàn 。

hè gōu kōng dài zhū sī juàn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作者介绍

吴文英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与贾似道友善。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商隐”。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详情

凤栖梧鉴赏

开过南枝花满院。 

新月西楼,相约同针线。

高树数声蝉送晚。

归家梦向斜阳断。

夜色银河情一片。

轻帐偷欢,银烛罗屏怨。

陈迹晓风吹雾散。

鹤钩空带蛛丝卷。

《凤栖梧》,即《蝶恋花》,又名《鹊踏枝》。唐教坊曲,《乐章集》、《张子野词》并入“小石调”,《清真集》入“商调”。赵令畤有《商调蝶恋花》,联章作“鼓子词”,咏《会真记》事。双调,六十字,上下片各五句四仄韵。 

“甲辰”,为理宗淳祐四年(1244),时词人四十五岁,尚滞留在苏州。

上片“开过”五句,“七夕”即景。“开过”一句,言南面枝头上的桂花,因受到的阳光多所以开得较早,这之后满院的桂树才陆续吐香。接着的二句与后二句时序上应该倒装。“高树”两句,触景生情。此言园中高树梢上传来了几声哀切的秋蝉声,这多象是在唱别那晚晴天气啊。但是我(指词人)孤身留在苏州,只要求能够象牛郎织女那样的与苏姬在七夕团聚一会。可是即便身在苏州,而且还是在梦境中,也被夕阳的光亮照醒过来,无法与苏姬获得团圆也。此时,苏姬早已离他而去(可参阅《思佳客·癸卯除夜》及《六丑·壬寅岁吴门元夕风雨》)。“新月”二句。七夕之晚,当新月临空的时候,姑娘、媳妇们已经相约着聚集在西楼之上,竞相穿针引线,以便向织女祈求“乞巧”。而我也曾经与苏姬相约,希望她七夕前能够归家。这样我们还可以共同在晚上穿金针,祈乞巧。但是约定成空,姬未回来,岂不痛哉!上片以“乞巧”、“求梦” 两事反映了当时七夕的时俗,并示己之思姬深情。

“夜色”三句,承上写梦境。此言词人又在夜色深深中进入梦境之中,仿佛自己与爱人也如牛郎织女相逢在鹊桥上似的欢聚在一起。正当他俩在轻绡帐中两情依依,欢情渐浓时,床边屏风边的银烛突爆灯花,惊醒了这场好梦,使词人不由得心生怨恨。“陈迹”两句,梦醒景。此言过去我与苏姬的欢情象薄雾一样随着梦醒而被晓风吹散,眼前只见帘钩上还缠绕着苏姬遗留下来的,那些令人牵肠挂肚的蛛丝似的丝线。物在人散,只有使我徒生悲痛罢了。下片述梦景及醒后情景。

据词中述说来看,苏姬肯定已经离他而去了。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