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政刺侠累 侠累真的该刺吗?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聂政刺侠累侠累真的该刺吗?下面就有古朝网的小编为大家一一道来!!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每次读到李白老先生的这首《侠客行》,感觉有一股热流从丹田升起,让人热血沸腾。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的是无数个千古侠客的影子。中国是个讲究行侠仗义的国度,侠义文化在几千年的文化底蕴里隐约可见,历代文人都曾为侠客挥笔泼墨,故而西汉的太史公专门为刺客们做了《刺客列传》。

单单是春秋战国期间,就诞生了很多有名的刺客,鉏鸒、豫让、专诸、要离、荆轲、聂政、侯赢、朱亥、曹沫(其实,这个不太像刺客)等,每一个刺客都有着丰富的内容。今天,我们就主要讲一下战国四大着名刺客之一的聂政刺侠累的故事。

 

刺客

据《东周列国志》记载,侠累是韩国的宰相,侠累年轻的时候家里非常贫穷,日子过的很窘迫,侠累有个朋友叫严遂,因仰慕侠累的才华和他结拜为兄弟,严遂家里很富有,严遂时常接济侠累,提供他日常生活的费用,又拿出千金让他游仕列国,施展才华,因此侠累才在韩国受到重用,官拜至相国。侠累成为宰相后,府邸戒备森严,普通人都不让靠近。

严遂听说侠累(韩傀)成为了韩国的宰相,便千里迢迢来投靠侠累,希望他能把自己推荐给韩国的国君,也能谋取一个厚位,结果一连好几个月,连侠累的面也见不到,严遂只好用自己随身带的钱财去贿赂韩王身边的人,终于得到韩王的召见,和韩王交谈后,韩王很看重严遂的才华,想加于任用。侠累却在韩王的面前数说严遂的坏话和短处,阻止韩王任用严遂。韩王遂不在任用严遂。严遂听说这件事以后,心中十分愤恨,于是离开韩国,遍访天下,想寻求一位猛士去刺杀侠累,以雪心头之恨。

严遂来到齐国,住店的时候看到店铺里有一个人在杀牛,那人手举一柄巨斧,一斧就将牛砍的筋断骨折,毫不费力。严遂见他相貌威武高大,仪表堂堂,说话的口音也不是齐国人,便邀他相会,严遂问他姓名和来历,那人说道:小人聂政,是魏国人,因性情耿直,误伤人命,才带着母亲姐姐逃到这里,以杀牛为生。第二天,严遂打扮整齐去聂政家里拜访,之后又邀请他来到一家酒店,拿出百两黄金赠送给他,然后说道:听说你有老母,我特意送上这点小小的礼物,来帮你赡养老母。聂政说:先生送我厚礼帮我赡养老母,也一定有用我的地方,如果不说明白,我绝不敢接受你如此的大礼。严遂于是将侠累忘恩负义,自己想寻求猛士刺杀侠累的事情告诉了聂政。聂政说:老母在堂,不敢把生命交给别人,请先生另访别的猛士,我不敢白受先生的厚礼。严遂说:我敬佩你的大义,想和你结为兄弟,共同赡养老母,怎么能以自己的私事来剥夺你对母亲的一片孝心呢?聂政无奈,只得将礼物收下。聂政用其中一半的黄金给姐姐做了嫁妆,留下的一半赡养老母。年底的时候,聂政的母亲因病去世了,严遂前来哭吊,又帮聂政处理丧事,聂政把母亲安葬以后,对严遂说道:现在我的性命就是先生性命,请先生驱使。不必为我担心,严遂想为他物色车马和帮手,聂政说道:相国既然是尊贵的人,身边肯定有很多的侍卫武士跟随,所以只能智取,不能硬拼,我只带上一把锋利的匕首,到时见机行事就行了,我现在就和先生永别了,你也不要过问我的事了。

聂政来到韩国,正赶上侠累下朝回家,聂政一路尾随,却始终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侠累回到府邸大堂,处理政务,左右纷纷拿着书信公文上前禀告,聂政远远看见,便趁着人多混乱之际,口称有要事禀告相国,从门外直冲进去,武士想出手拦住他,也被他在地,聂政抢上大堂,抽出匕首来刺侠累,侠累惊慌失措,想站起来,还没等他站起来,就被聂政用匕首直接刺中心脏杀死了。大堂上顿时乱成一团,卫士高叫:有刺客,捉刺客啊。关上大门来捉聂政,聂政手持匕首杀死几个人,他料到自己难以脱身逃跑了,恐怕被人认出连累姐姐,急忙用匕首将脸部划烂,又将两眼挖出,然后用匕首割断自己的喉管而死。后来,韩王派人把聂政暴尸街头,悬赏认人。结果,聂政的姐姐听到这件事后,觉得就是自己的弟弟聂政,从魏国老家跑过来认亲,最终也在弟弟身边自尽身亡。

聂政刺侠累

《东周列国志》里面讲到的韩相侠累是个很不堪的人,先时贫困,靠严仲子接济才做了韩国相国,后来反而不顾兄弟情义,拒严仲子于千里之外,导致严仲子恼羞成怒派人刺杀侠累。可是,据《战国策》、《史记·刺客列传·聂政》及《资治通鉴》记载,故事却有所不同。

《史记·刺客列传·聂政》记载,聂政者,轵深井里人也。杀人避仇,与母、姊如齐,以屠为事。

久之,濮阳严仲子事韩哀侯,与韩相侠累有却。严仲子恐诛,亡去,游求人可以报侠累者。至齐,齐人或言聂政勇敢士也,避仇隐于屠者之间。严仲子至门请,数反,然後具酒自畅聂政母前。酒酣,严仲子奉黄金百镒,前为聂政母寿。聂政惊怪其厚,固谢严仲子。严仲子固进,而聂政谢曰:臣幸有老母,家贫,客游以为狗屠,可以旦夕得甘毳以养亲。亲供养备,不敢当仲子之赐。严仲子辟人,因为聂政言曰:臣有仇,而行游诸侯众矣;然至齐,窃闻足下义甚高,故进百金者,将用为大人粗粝之费,得以交足下之,岂敢以有求望邪!聂政曰:臣所以降志辱身居市井屠者,徒幸以养老母;老母在,政身未敢以许人也。严仲子固让,聂政竟不肯受也。然严仲子卒备宾主之礼而去。

久之,聂政母死。既已葬,除服,聂政曰:嗟乎!政乃市井之人,鼓刀以屠;而严仲子乃诸侯之卿相也,不远千里,枉车骑而交臣。臣之所以待之,至浅鲜矣,未有大功可以称者,而严仲子奉百金为亲寿,我虽不受,然是者徒深知政也。夫贤者以感忿睚眦之意而亲信穷僻之人,而政独安得嘿然而已乎!且前日要政,政徒以老母;老母今以天年终,政将为知己者用。乃遂西至濮阳,见严仲子曰:前日所以不许仲子者,徒以亲在;今不幸而母以天年终。仲子所欲报仇者为谁?请得从事焉!严仲子具告曰:臣之仇韩相侠累,侠累又韩君之季父也,宗族盛多,居处兵卫甚设,臣欲使人刺之,终莫能就。今足下幸而不弃,请益其车骑壮士可为足下辅翼者。聂政曰:韩之与卫,相去中间不甚远,今杀人之相,相又国君之亲,此其势不可以多人,多人不能无生得失,生得失则语泄,语泄是韩举国而与仲子为雠,岂不殆哉!遂谢车骑人徒,聂政乃辞独行。

杖剑至韩,韩相侠累方坐府上,持兵戟而卫侍者甚众。聂政直入,上阶刺杀侠累,左右大乱。聂政大呼,所击杀者数十人,因自皮面决眼,自屠出肠,遂以死。

聂政姐姐认亲

《战国策》记载,韩傀相韩,严遂重于君,二人相害也。严遂政议直指,举韩傀之过。韩傀以之叱之于朝。严遂拔剑趋之,以救解。于是严遂惧诛,亡去游,求人可以报韩傀者。

《资治通鉴》记载,安王五年,三月,盗杀韩相侠累。侠累与濮阳严仲子有恶。仲子闻轵人聂政之勇,以黄金百溢为政母寿,欲因以报仇。政不受,曰:老母在,政身未敢以许人也!及母卒,仲子乃使政刺侠累。侠累方坐府上,兵卫甚众,聂政直入上阶,刺杀侠累,因自皮面决眼,自屠出肠。韩人暴其尸于市,购问,莫能识。其姊闻而往,哭之曰:是轵深井里聂政也!以妾尚在之故,重自刑以绝从。妾奈何畏殁身之诛,终灭贤弟之名!遂死于政尸之旁。

聂政

侠累是个怎样的人?聂政刺侠累真的值得赞扬吗?

《东周列国志》中,对侠累描写的很不堪,我个人觉得,侠累本身是贵族,不应该和一个商人有交集,毕竟古代商人的地位是比较低的,所以,《东周列国志》中应该是杜撰的。

侠累死于严仲子所买刺客手中,而严仲子为什么刺杀他,是因为严仲子在韩国被国君宠信,遭韩相侠累嫉恨,恐被害,就天涯,有家不能回的痛苦,让严仲子必欲置韩相侠累于死地而后快。严仲子周游四方,竟然还能携带大量钱财,这说明侠累作为一国的相国,事情没做太绝,并没有没收严仲子的家产,而且也没派人全世界追缉,有作为一个相国的气度。

所以,我觉得侠累的死,就是是统治阶级内部争权夺利,或者作为一个相国,在执政的时候得罪了一些利益阶层,所导致的后果,不过严仲子是个代表而已。这样的话,侠累应该还是一个称职的相国,做人也比较仁慈,不赶尽杀绝,可能也做了一些有利于国家的事情,当时也是一个改革之风吹满地的时候,有可能就是这些施政措施,导致了被害。

虽然历史书上说相府守卫森严,但是一个刺客能登堂入室,可以想见,相国还是比较亲民的,没有类似突发事件,守卫也没有处理类似事件的经验,可见阶级矛盾不是十分强烈,治国能有如此,说明相国不错。

聂政刺侠累

聂政的事迹到此就算结束了,至于那个严仲子结局如何,不仅司马迁没有记载,其他人也没有心情再去探究了,作为一个买凶杀人又不敢站出来的懦夫,无论生死又如何呢?如果他让韩烈侯下令处死了,是死得其所,但却正可以解脱心里的魔魇,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再多活几十年,每天想着聂政死时的场景,备受煎熬。

再来说说聂政本人,聂政是中国古代赫赫有名的刺客,聂政从小侠义心肠,在年轻的时候就因为行侠仗义弄出了人命,只好带着母亲和姐姐一起逃到齐国去避难,当了一个屠夫来养家糊口。后来,严仲子在齐国遇到聂政,认为他是个勇士,可以为自己报仇,所以屈尊与聂政结交,出于对严仲子的知遇之恩,在母亲去世,姐姐出嫁之后,找到严仲子答应为其报仇。但从个人交情上说,士为知己者死,聂政为报答严仲子知遇之恩,为其报仇,看似只得赞颂。

可是,如果从国家大政的角度讲,聂政的所作所为就不值得赞扬了。韩非子 《五蠧》中记载,儒以文乱法 侠以武犯禁 而人主兼礼之 此所以乱也。这句话的翻译:儒家利用文献扰乱法纪,游侠使用武力违犯禁令。而君主却都要加以礼待,这就是国家混乱的根源。

总结,因为文献记载的原因,我们不能完全知道侠累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但是至少是一个努力勤政的宰相,聂政只顾个人情已,罔顾法度,不顾国家大政,刺杀侠累的行为不知道赞扬!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