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背影背后的故事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已经两年多没有见到父亲了,最难忘的就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奶奶去世了,父亲的工作也接手了。那是一个祸不单行的日子。我去了从北京到徐州,本来打算回家陪父亲办丧事,去徐州看父亲的时候,看到院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又想起了奶奶,我不禁流下泪来。眼泪……”

这是著名散文家、诗人、学者的《背影》开篇中朱自清与父亲朱洪钧1917年冬在徐州相会的场景。

朱自清的父亲朱鸿钧,字小坡,1869年出生,是一位学者。 曾在江苏东海、高邮、扬州、徐州等地为官。 最后,他当上了徐州“烟酒销售局局长”。 1917年在徐州失业后,仕途坎坷,生活贫困,生活颓废。 朱氏家族是一个书香门第。 朱自清是家里的长子,父亲朱洪俊对他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希望他有一天能够光宗耀祖。 朱自清从小就受到珍惜和严格的培养。 一方面,他竭尽全力保证朱自清生活无忧,同时,他对朱自清的监督和监督也非常严格。

朱自清年轻时,科举刚刚废除,新的学习才刚刚开始。 他的父亲对新学校的教学方法和阅读效果很怀疑,于是把他送去读书人或学者那里学习古文和诗歌。 当他放学回来时,父亲总是读小朱自清的作文。 常常到了吃饭的时候,朱自清搬了一张小板凳坐在父亲身边,而父亲朱红军则一边喝着老酒,一边摇着头哼着小朱自清的作文。 看到丈夫的好评,他点点头,高兴地喝了酒,奖励儿子几颗花生或一块豆腐干; 旺旺不松手,还烧了小朱自清的作业。 幼年的朱自清在父亲的严格督导下,打下了扎实的古诗经史基础,赋予了朱自清深厚的文化修养,这对朱自清成为一代散文大师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对于朱自清来说,他的父亲朱洪俊既有严厉的一面,也有慈爱的一面。 朱自清在《冬天》的散文中回忆起童年时与父亲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冬天的夜晚特别冷,父亲就支起炉子,煮白水豆腐。但‘洋炉子’太贵了。”身高很高,父亲经常要站起来。我们微微抬起脸,眯着眼睛,把筷子放在热气里,夹起豆腐,一一放入我们的酱油盘里。我们都喜欢这样的做法。白水豆腐一上桌就迫不及待地看着锅里,等待着热气,等待着热气中豆腐从爸爸的筷子上掉下来。 寒冷的冬天,父子俩围坐在火炉旁吃饭,父亲给儿子放了白水豆腐——多么温馨的父子关系啊!

然而他的父亲朱洪俊大半辈子生活在清朝,是一位封建思想严重的家长。 我国历史上历来提倡“父引导子”。 传统的父亲在儿子面前往往一脸严肃,很少微笑。 受此影响,他的父亲朱洪俊是一个带有浓厚封建味道的丈夫和父亲。 虽然他很爱自己的儿子,但他并没有太多的表达,而且很严厉。 他随意操纵儿子的生活,有浓厚的封建宗法礼节。 朱自清小时候无法违抗父母和其他大人的意志,加之他受传统文化影响较深,所以对父母的态度是顺从的。 十四岁那年,朱自清确定了第一段婚姻。 十八岁时,在父母的要求下,朱自清娶了父母安排的女人。 庆幸的是,两人的关系还算融洽。 1916年夏,朱自清考入北京大学预科。 由于父亲失业“清闲”,他失去了经济来源,加上家里人口众多,所以家里的经济十分紧张。 为了让朱自清安心去北京读书,父亲禁止家人告诉他家事。 但朱自清暑假回家时注意到了这一点。 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朱自清提前申请了北京大学,进入哲学系。

北京大学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中心。 朱自清受到五四运动精神的影响,猛烈批判一切封建“世俗伦理”,痛斥封建家庭是万恶之源,大声疾呼个性解放。 他具有脱离封建专制和封建礼教的精神影响。 争取人格独立、解放的新思想。 受其影响的朱自清不满于传统旧有的家庭伦理关系,产生了个人独立、个人自由和思想解放的思想,追求个人自由和解放的愿望具有时代特征。

父亲朱洪军失业后,靠借钱维持生计,因此负债累累。 1920年,朱自清从北京大学毕业,当然要承担家里的经济。 面对儿子的新想法,如果能以稍微平等的态度与儿子商量,朱自清还是愿意尽力去履行自己应尽的义务。 然而,守旧思想根深蒂固的父亲并没有将成年后的朱自清视为一个平等的个体。 相反,他想继续像封建专制家长一样完全控制朱自清。 朱自清没有独立支配自己收入的自由,即使朱自清已经结婚并创业了,但情况仍然如此。 再加上中间有父亲小妾的怂恿,封建世家特有的“琐事”事情自然引起了父子之间的摩擦和冲突。 为了维护传统家庭伦理,维护父亲对儿子的绝对权威,1921年朱自清回到扬州担任扬州第八中学教务主任时,父亲朱洪俊凭借与儿子的私人关系,校长直接拿走了朱自清当月的全部工资。 朱自清对这种不尊重人的专制父母行为非常不满。 他一气之下离开扬州,远赴宁波、温州等地任教。 父子俩从此一直不和。

1921年冬,朱自清带着妻儿在杭州组建了一个小家庭。 这让父亲朱红军觉得,好不容易养大自己的儿子,如果翅膀僵硬了,就会抛弃自己和家人。 愤怒之下,他不肯原谅朱自清。 1922年暑假,朱自清想主动缓和与父亲的矛盾,带着妻儿回到扬州。 然而,他的父亲朱红军却首先拒绝朱自清一家人进屋。 尽管在家人的劝说下他屈服了,但他并没有理睬朱自清。 他觉得家里很无聊,几天后就愤然离开,这难免加重了他对父亲的怨恨。 从此,父子之间的裂痕越来越深。 尽管朱自清在1923年暑假再次回家,但他与父亲的关系仍然没有改善。 朱自清相信自己没有错,他的父亲朱洪俊也相信自己没有错。 作为一个儿子,我不应该承认自己作为一个父亲的错误。 于是,双方进入“冷战”,朱自清数年没有回国。 朱自清与父亲朱洪钧的冲突,本质上是旧传统与新思想的矛盾、旧思想与新思想的矛盾、专制与自由解放的矛盾、父亲封建宗法专制与现代社会的矛盾。儿子的个人自由思想。 解放的要求相互矛盾。 这是20世纪初中国知识分子的普遍状况,经济冲突只是一种形式表现。

1928年秋天的一天,扬州东关街仁丰巷一栋简陋的房子里,朱自清的三弟朱自华收到开明书店寄来的散文集《背影》,赶到二楼父亲的卧室给送给他的父亲朱洪俊。 偷看一下。 这时,父亲朱洪军行动困难,就挪到窗边,靠在小椅子上,戴上老花镜,一字不差地读着儿子朱自清的文章《背影》。 朗诵时,父亲朱洪军眼里满是泪水,双手不断颤抖。 然而,读完之后,他暗淡的眸子却绽放出了光芒。 他明白,儿子明白他过去的关心,他也明白,他冤枉了儿子,他原谅了儿子。 从此,父子间的矛盾缓和、消失了。 父亲朱洪军在看完《回来》后去世,但他是带着满足的微笑去世的。

晚年的父亲朱洪俊表面上对朱自清十分冷漠和严厉,但实际上却时刻挂念着这个在外生活的大儿子。 但传统的“父子关系”让他不愿意低下父亲的头,向儿子认错,于是父亲朱洪俊以思念孙子的名义与朱自清书信往来。 《背影》里是这样说的:“家里的小事常常让他生气,他渐渐对我不一样了。但这两年不见,他终于忘记了我的坏事,只是想关于我,想我。” 儿子。”这种父子不和的状态,对于孝顺的朱自清来说是一种折磨,也给朱自清造成了相当大的精神创伤,让他痛苦、焦虑、自责。

1925年,朱自清在北京大学任教时,十月的一天,他收到了一封两年多“不见”的父亲从扬州寄来的信。 父亲在信中提到:“我身体很好,但肩膀疼痛严重,提筷提笔有很多不便,我想我的死期已经不远了。” 这封家书深深地刺激了朱自清的灵魂,父子之间的那种血肉相连的情感让他不禁心酸。 毕竟,血浓于水。 于是,朱自清回忆起八年前与父亲分别的情景,眼含热泪,写下了父子情深的《背影》。 《背影》首发于1925年11月22日出版的《文学周刊》第200期,后收录于1928年开明书店出版的散文集《背影》。

附录:《后视图》全文

自从见到父亲已经两年多了,我最不能忘记的就是他的背影。 那年冬天,我的祖母去世了,我父亲的差事被移交给了我。 这是一个不幸从来没有单独降临的日子。 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回家陪父亲参加葬礼。 到了徐州,见到了父亲,看到院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又想到了奶奶,我不禁在苏苏里流下了眼泪。 父亲说:“事情既然如此,你别伤心,但天下没有无双的路啊!”

当我回家卖掉抵押贷款时,我父亲偿还了差额; 他借钱办葬礼。 这些天,家里的情况十分凄凉,一半是为了丧事,一半是为了父亲失业。 葬礼结束后,父亲要去南京找工作,我要回北京读书,所以我们就一起去了。

当我们到达南京时,朋友邀请我们去游览,所以我们停留了一天。 第二天中午,我们要过江到浦口,才能登上下午北上的火车。 父亲因工作繁忙,决定不送我,而是请了酒店一位熟悉的服务员陪我。 他再三嘱咐服务员一定要小心。 但他终于感到不安,生怕服务员不合适; 他犹豫了一会儿。 其实那时我已经二十岁了,也已经去过北京两三次了,所以这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亲自送我去。 我曾两三次劝他不要去,但他还是不去。 他只是说道:“没关系,他们走了也不好!”

我们过了河,进了车站。 我买了票,他忙着看行李。 行李太多,只好给行李员小费才可以过去。 他又忙着跟他们谈价格。 我当时实在是太聪明了,总觉得他说的话不太漂亮,所以我只好自己打断自己。 但他最终同意了价格并送我上车。 他在车门旁为我挑选了一把椅子; 我把他给我做的紫色皮大衣铺在座位上。 他嘱咐我路上要小心,晚上要提高警惕,别着凉。 我还请服务员好好照顾我。 我暗暗嘲笑他的曲折; 他们只认钱,养活他们什么都不是! 而我这么大了,还不能照顾自己吗? 嗯,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真是太聪明了!

我说:“爸爸,我们走吧。” 他看向车外,道:“我去买点橘子,你就在这儿别动。” 我看到那边平台的栅栏外面有几个橘子。 卖家等待顾客。 到了那边的站台,你要穿过铁轨,跳下来,再爬上去。 我爸爸是个胖子,走路去会比较麻烦。 我本来要走,但他不肯,我只好让他走。 只见他头戴黑布帽,身穿大黑布马褂,身穿深蓝色布棉袍。 他摇摇晃晃地走到铁轨边,慢慢地弯下身子。 这不是一场灾难。 但穿过铁路,爬到那边的站台,对他来说并不容易。 他双手抓住它,收回脚; 他肥胖的身躯微微向左倾斜,显出努力的样子。 这时我看到了他的背影,我的眼泪很快就流了下来。 我赶紧擦干眼泪,生怕他看到我,也怕别人看到我。 当我再向外看时,他已经抱住了猩红的橘子,回头看了一眼。 过铁路时,他先把橘子撒在地上,慢慢地爬下来,然后抱起橘子走开。 到了这里,我赶紧去帮助他。 他陪我走到车前,把橘子放在我的毛皮大衣上。 于是,我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心里很轻松,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走了,我去那边给你写封信吧!” 我看着他出去。 他走了几步,回头看到我,说道:“进去吧,里面没人。” 当他的背影融入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再也找不到他的时候,我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向上。

近年来,我和父亲东奔西走,家里的情况日益恶化。 他年轻时外出谋生,自食其力,做了许多伟大的事情。 谁知道老景竟然这么颓废! 他伤心得无法自抑。 当他内心郁闷时,他自然会表现出来;当他内心郁闷时,他自然会表现出来。 家里的小事常常会让他生气。 他对我的态度渐渐与以前不同了。 但两年不见,他终于忘记了我的过错,只想着我和儿子。 我来到北方后,他给我写了一封信。 他在信中说,“我身体很好,但手臂很疼,提筷子、提笔都有很多不便,我想我的死期已经不远了。” 我读到这里,在晶莹的泪光中,我又看到了胖子的背影,穿着绿布棉袍,黑布马褂。 出色地!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他!

1925年10月在北京。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