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多少事尽在诗词中一篇文章读懂中华五千年诗歌史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欲渡黄河,冰封黄河,登太行雪山,碧溪垂钓,忽归舟梦。”太阳。路难走,路难走,岔路很多。你现在在哪里?”

不过,庆幸的是,他们的政治才华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否则,中国的官场可能多了两个平庸的官员,但诗坛却少了两个耀眼的巨星。

为了让大唐盛世的篇章结束得不那么突然,李商隐和素有“小李杜”之称的杜牧共同演绎了一个华丽的动作。

“远上寒山,石路斜,白云深处有家。停车坐夜枫林,霜叶红如二月花。”

秋意渐浓,夕阳西下,火红的枫叶竟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鸟儿去了,鸟儿来了。山间美景里,人们在水中歌唱、哭泣。深秋,千家万户被雨覆盖,笛声风过”。阳台看日落。”

历史变迁,沧桑,悲欢,感叹。

“海中的月亮流下泪水,蓝色的田野里暖阳生出烟雾。这种感觉后来还能回忆起来,但当时就已经茫然了。”

人生如梦,往事如烟,荒凉迷离,无限悲伤。

“相见难辞别,东风无力,花儿凋零,春蚕将死,蜡炬泪未干,化为灰烬。”

雕刻令人心碎、缠绵、悲怆。 唐诗大合唱也到此结束,只有几声余音,萦绕了三天!

朝代更迭中,更多的是刀光剑影、尔虞我诈、流血杀戮。

残酷的现实麻木了人们的灵魂,敏感的诗人自然不被允许生活在世上,他们流动的诗意被冻结在黑暗的角落。

作为一代皇帝,李煜是失败的。 大好河山都毁在他的手里,就连他的爱妃也无法保住。 他只能以泪洗面,徒然叹息:

“雕栏玉构应还在,只是美貌变了。我问你能有多少忧愁,一江春水向东流。”

作为同时代的诗人,李渔是成功的。 他把这个地下称为“诗语”的词发展到了令人钦佩的高度。

“诗人到了李后主,视野开始开阔,情感也变得更深,从临工的词变成了士大夫的词。” (王国维)

或许是因为唐朝将“诗”的艺术推向了极致,又或许是对唐诗的尊崇。

到了宋代,正统的“诗”逐渐衰落,而其异体“词”却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从而享有了一个专有名词:宋词。

歌曲

在中国历史上,恐怕没有哪个朝代的文人能够享受到宋代文人的特殊待遇。 因为这是一个重视文化、抑制军事力量的王朝。 文人地位高,待遇也好。

最重要的是言论相对自由——至少不存在因言论过度而死亡的风险。

据说,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曾立下誓言:“臣下及写信表达意见的人,我不杀”。 宋代,文人的生活较为富裕。

“一杯酒一曲新歌,去年的天气,旧的亭台楼阁,夕阳何时西沉?依依不舍,花落,熟悉的燕子归来,小园香径独自徘徊。”

颜舒的《浣溪沙》可以看作是对当时优雅悠闲生活的叙述。

“东南秀美,三吴城,钱塘自古繁华。熏柳画桥,风帘翠帘,千家万户……有三秋桂花,十里荷花。”

刘墉的著作中描写了北宋杭州的美丽、富饶和繁荣。 据说,金朝皇帝完颜亮读完后,“起身投鞭渡江,上巫山”。

繁荣引起了人们的垂涎。 可见“江山如此美丽,引得无数英雄俯首称臣”。

生活无忧无虑,但人生的经历不同,处处都有诗意如泉水涌出。

“水为眼波,山为眉聚。欲问行人何处去,眉毛满处。方才送泉归来,方才送去。”你回来吧,去江南赶春天,一定要和春天住在一起。

告别并不悲伤,离开是艰难的,但却是快乐的。

“春天去哪儿了?寂寞无门,无路可走。如果有人知道春天去哪儿了,就叫他回来,和他一起生活。” 对春天的痴情令人感动。

“柔情似水,美好时光如梦,归途不忍看鹊桥,情若天长地久,怎能日夜相守?”

道家不知道爱情的真正含义。

“你还有多少闲暇?一条烟河,城里的风,雨里的黄梅。”

抽象的情感被描绘得真实又感性,孤独感一如既往地挥之不去。

“看啊看,荒凉凄凉,天热却又冷的时候最难呼吸。”

十四个重复的字,堪称前所未有,凄惨悲凉,如泣如诉,直达人的骨髓。 庆幸的是,李清照虽是少女,但她的英雄气概依然不减:“九万里,风动。风停,船吹三山。”

宋代出现了中国文化艺术史上罕见的全才。 其散文与欧阳修并称“欧素”,其诗与黄庭坚并称“素黄”,其词与辛弃疾并称“素心”,其书法与黄庭坚、糜氏并称“素心”。傅与蔡襄合称“宋四大家”,他们的画开创了湖州画派。

这自然是东坡居士。

“大江东去,波涛冲刷,有永恒的风流人物。旧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怪石穿天,波涛汹涌,卷起千堆雪,山河如画,一时出英雄辈出。

他的雄浑豪气,虽被贬黄州,却没有丝毫减弱。

“横看,如山如峰,远近高低各不相同,我不知道庐山的真面目,但我只是生活在这座山里。”

词近而旨远,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与王安石那种望眼欲穿、寄希望于自己的政治家身份不同,苏轼更像是一个人,一个自然人。

他不擅运筹帷幄,放荡不羁。 在政治漩涡中,尤其是改革派与保守派的激烈冲突中,自然处于弱势。

王安石在位时,“不畏浮云遮目,身居最高位”。 由于反对王安石的激进变法,他成了“浮云”,受到批评。

等到王安石的对手司马光上台,新法废除,学士苏出来反对,自然不讨人喜欢,还是被贬了。

幸好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似乎上天故意要创造一个独特的人才,所以他不停地奔波:降级、晋级、降级。

苏东坡的足迹也走遍了大半个中国,甚至到达了海南岛。 在当时,这被认为与死刑无异。

“人有悲欢离合,月亮有阴阳有阴晴圆缺,此事在古时很难完成,但愿人们长命百岁,共享千里之乐。”

心胸这么大,身外有事又有什么意义呢?

“回头看向来荒凉的地方,回去的时候,既无风,也无雨。”

确实,对生活漠不关心。

宋朝的盛世如火如荼的烹调油。 但赵匡胤吸取了唐朝边疆督军权力过大最终亡国的教训,将老弱病残送往边疆。 就跟炫耀一样,怎么能不引来那些别有用心的无良小人的觊觎呢。

辽人来了,给了钱; 金人来了,给了钱。 西夏人来送钱。 好在宋朝并不缺钱。

然而,后来他们不再想要钱,而是想要土地。 结果,北宋灭亡了,和平的南宋在异族的压迫下继续生存。 因此,宋代,特别是南宋,出现了很多爱国诗人。

“靖康之耻未解,臣子之恨,何时灭!伸车驰过贺兰山隙,志饥食葫芦肉,笑笑为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面朝天。”

这是何等的精神,何等的野心! 读了几千年,依然鲜活,令人耳目一新。 可惜,岳无木的野心还没有实现,他就忠于风波阁了。 未来的诗人将更加无奈。

“古往今来,无英雄可寻,而孙仲谋在此。舞亭歌台总是被风雨吹散,夕阳下的一草一木,平凡的小巷,人道的奴隶曾经生活过,想当年,金铁马吞万里,如猛虎”。

在南宋诗人中,辛弃疾算得上是文武双全的人,但现实并没有给他施展才华的机会。 他虽然英勇,但也不免悲伤。

“马极快,弓如雷霆惊,已了君王天下之事,赢得了生死名誉,可惜枉然发生了!”

一个充满激情和抱负的人是很难实现的。

“少时便知事事艰难,中原北望,气势如山,楼船夜雪过瓜州,铁马散在秋风强劲。”

对于陆游来说,他一生都在呼吁北伐中原,收复失地。

“僵硬地躺在寂寥的村庄里,我不自怜,还想着为国守护轮台。夜卧听风雨,铁马落入梦中”冰川。”

可惜南宋朝廷自保能力不够强,收复失地只能是痴人说梦。

“我知道死后一切都是枉然,但悲痛不与九州分担。王士北定中原日时,始终不忘向乃翁讲述家祭事。”

我不甘心死,所以只能求助!

“燕子雁无心,随太湖西岸云,峰上凄惨,黄昏下雨,到了第四桥,打算与天同住。什么?”现在还像吗?倚栏追忆往事,残存的柳树在锯齿状的舞动中。”

政治是政治家的游戏。 凡夫不能呼风唤雨,又何必歌风笑雨呢? 姜夔在《红唇》中表达的是另一群知识分子的厌世、超然的情感。

“从红楼归来已晚,脚下见柳暗花明,家香应安稳,便忘却世间香。我忧心忡忡。”绿色和雏菊的双飞蛾,我每天都会孤独。”

石大足的孤独,也是很多人的孤独。

“片片蝴蝶衣轻飘飘的,点点猩红的点点小小。道是老天不眷顾花儿,巧思有百种。清晨,树头丰盈,却在暮枝稀少,道是天赐花,雨洗风吹。”

刘克庄的话一语成谶。 在蒙古大军的横扫下,延续了三百多年的宋朝“被风雨吹垮了”。 又一个疆域空前辽阔的王朝——元朝诞生了。

元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西风吹,古道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

马致远的《天镜煞》被誉为秋思之祖。 其苍凉、忧郁、孤独的感觉让人流泪。

“孤独的村庄里,夕阳西下,云淡风轻,古树寒鸦,飞鸟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 ”。

同样出自《天镜煞》,平淡朴实的画风给苍凉增添了一丝生机。

战争结束后,社会繁荣起来。 这不,在新稳定的政权下,又出现了繁荣昌盛。

“全世界美丽的乡村,海内迷人的地方……百里整齐的街道,万余座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没有一处闲田……一首诗,一首诗,一帘步步西。盐田如一带琼瑶,巫山万翠。” (关汉卿《一朵花·杭州风光》)

“江水雾气映蓝天,两岸房屋画檐相连,荷花丛中隐隐有秋光,看沙鸥翩翩起舞,香火缭绕”。风吹十里珠帘,画船临天边,酒旗迎风飘,情是邪江南。 (张养浩《水仙子·永江南》)

安定繁荣之下,却有着无尽的情感。

“辞别后,远山隐隐,远水波光粼粼。我见柳飞卷,醉桃花。香风吹柜,大雨盖沉重的门。我怕黄昏突然又变成黄昏,我不会欣喜若狂。怎能不欣喜?新鸦伤痕压旧鸦,断肠人记断肠人!这个春天,香肌薄了一点,抱的宽度有三寸。”

抒情大师王实甫的《西厢记》就不用说了,这个小序也把男女关系写得凄凉悲凉,十分有趣。

遗憾的是,那些骑在马背上征服世界的人们并不知道他们可以骑在马背上统治世界。 “得于慷慨,失于慷慨”的元朝内部迅速衰落,宏伟的建筑早已摇摇欲坠。

“每个人都觉得生活很尴尬,谁没见过有钱的亲戚?水晶戒指放进面糊盆里,就粘着滚着。文章贴满了钱,门就变成了销魂阵,廉洁被贬馄饨睡,葫芦升降不稳。”

张可久的《醉太平叹世》,生动地描绘了病态社会的腐败风气。 繁荣的元朝很快就走向了历史的终结。

真可谓“盛其兴也,其亡也骤”!

“悲伤的时候,不要问往事,当你再上越王台,鹧鸪啼,东风草青,晚霞花开,我感到孤独。”又在故乡青山上嚎叫,树木青苔,那时月明,影犹在,从何来? (倪瓒《黄忠·满月》)

明代

王国传给了朱元璋。 作为第一个真正无产阶级出身的皇帝,朱元璋不知道他是否天生对知识分子怀有怨恨,或者他是否认为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知识分子的教育。

前朝对于知识和文化的包容,也随着他而戛然而止。 与赵匡胤“不杀大臣及写信者”完全不同的是,朝廷大臣随时可能受到羞辱。 轻则可能受到帝国幕僚的伺候,重则可能将头露在众人面前。

于是,很多大臣就不得不叮嘱自己的家人,不要忘记照顾子孙后代,就像生死离别一样。

对于知识分子来说,有很多禁忌,触犯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就连与他相隔千余年的亚圣孟子,也因不同意而被他逐出孔庙,《孟子》一书也被删得七零八落。

他的儿子朱棣比他的父亲更加胜利。 灭掉方孝孺十族,就是他的“杰作”。 甚至对手无寸铁的宫女也毫不留情。 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导致三千宫女死亡。

到了明代,“文学监狱”相继出现。 朱帝杀人如麻。 在末代皇帝崇祯手中,他因错误杀死了名将袁崇焕而毁掉了长城,最终将自己的好江山让给了别人。

“千锤万锤,凿出深山,火烧如无,不怕被砸成碎片,要在世间保持清白。”

于谦的《石灰吟》可以看作是明代文人的遭遇。

但同时也可以看出,一个文人的脊梁不会轻易被折断,一个文人的精神也不会被泯灭。 所以,即使长歌要哭,诗的灵魂依然存在,诗的精髓依然存在。

“一剑横天,星辰斗寒,刚刚跟随平北征伐蛮夷,发现了当年的侯爵印记,愿隐居此山,如隐士一般。” (戚继光《武夷铭》)

“斜髻娇娥,深夜卧,梨花静,鸟栖枝,心事难言,对蓝天明月。” (唐寅《美人对月》)

“过水又过水,看花又看花,踏着春风走在路上,不觉身在君家。” (高启《寻隐士》)

“黄河水绕汉边墙流,秋风中江上几行大雁。客追野马过海,将军射狼箭。黄尘古时混乱,白天冷战常有,听说新月有很多勇谋,但今天郭奋扬是谁? (李梦阳《秋景图》)

“曲起之处,日斜江水红。柔绿竿送梅雨,淡黄衫耐莲藕风。我家在芜湖东。” (王世祯《忆江南》)

“行者三年,今日又归南关。山川无尽,泪流满面,谁能说天地广阔!知春路近,又离开家乡很难,一婆回来的那天,我就能看到天空中的精神旗帜。” (夏万春《告别云》)

清朝

满清皇帝可能是历朝历代最勤劳的皇帝了,而且皇帝的个人素质也相当不错。

康熙、雍正、乾隆更能文能武。 不幸的是,文字狱的幽灵仍然徘徊在人们的头顶。

“清风不识字,你翻书干什么?”

因为这两首诗,国子监徐峻的脑袋异样了。 文字狱的荒唐可见一斑。

据统计,从顺治到乾隆,可统计的案件有160起。 仅乾隆年间,就被没收禁书3000余册,图书15万余册,焚毁图书70万余册。

由于严酷的文学监狱,文人别无选择,只能“以文学为戒”。 他们怕一不小心犯了禁忌,就不敢写诗写文章。 即使写出来了,也不够真诚,文字不达意,晦涩难懂。

“免文字狱,为道良着书”。 文人这样做,实属可怜。

“九州怒倚风雷,悲见万马寂静。恳请天主振奋,派遣百才之士。”

龚自珍的哭声足以震动天地,震耳欲聋。

虽然,与前朝相比,清朝的政治也并非没有可取之处,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得上是中规中矩。 然而,同时期的西方国家正处于启蒙时代,工业革命使其国力突飞猛进。

但中国作为东方文明的代表,仍然走自己的老路,独行,被打的命运已经注定。

”邦雨夏日从未如此炎热,惜香恨晚睡,残灯未灭影,点点纱纱龙红蕊,小雨初过。院中树木,新凉渐近帘前,殷勤送别裹衣,轻言细语,虫飞入内。 (朱彝尊《西江月》)

“落叶纷纷归家,残月晓风在哪里。消息半飘,今夜有一点情。秋雨,秋雨,西风吹去一半。” (纳兰性德《如梦》

这里我们轻歌细语吧,那边坚船利炮已经到了,明清两代奉行的闭关锁国政策已经结束了。

西风东传,国门渐开,中华文化正处于大交流、大繁荣的时代,但中国社会正在经历“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现场一片混乱,鼓声不绝于耳。

中华民国

“一枝菊花高高立夜空,云朵鲜红,在殉难的夜里流血。”

弘一法师的《映菊》可以看作是为那些逝去的仁人志士的挽歌。

“云中女子非英雄,乘风千里独自东走!诗思远航海空空,梦魂三岛明月玲珑。铜骆驼”已悲伤回首,汗马终羞。若如此悲伤,恨家恨国,则堪克利花春风。

剑湖女主们确实有作为女英雄的英雄气概。

“念别离,不归,散花就这样。花底无字,绿窗春随天。待相思灯诉,有情。”新欢一场,旧恨千缕,最是不能留世间,朱颜辞京华辞书。

公元1927年,正值农历五月初三,两天后就是端午节,伟大爱国诗人屈原投汨罗江纪念的日子。

2205年后,又一位著名诗人、文学家、美学家、历史学家、哲学家、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被誉为“中国学术三百年、八十年来的终结者”。学者,投身于颐和园昆明湖,为他的《蝶恋花》“人间最难挽留的东西”下了悲壮的注脚。

另一个时代结束了。

河水漫长,波涛汹涌,犹如英雄。 是非成败皆空转。 青山还在,多少个太阳。 江边白发渔樵,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酒欢聚。 古今中外的许多事情,都是谈笑风生的。 (杨慎《临江仙子》)

来源一起学习中文电子社区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