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武王姬发怎么死的他一生有何成就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接下来古朝网告诉大家的是周武王姬发怎么死的?他一生有何成就?希望以下内容能帮助大家更好的了解周武王姬发

周武王姬发怎么死的?

《尚书·泰誓中》记录了周武王在河朔巡视诸侯联军的一次讲话。有一段话颇有意思受有亿兆夷人,离心离德;我有乱臣十人,同心同德。受是的名字。武王说商纣手下人虽多,但是离心离德;我的手下少,但是同心同德,人心山移,所以伐商必定会取胜。这个乱臣当然不是的意思。

不然周武王也不会那么地表彰他们与自己同心同德!所谓乱臣就是理乱之臣,拨乱反治之臣。就是这么个乱臣,治国定邦的能手。这十大乱臣是师尚父、、召公奭、毕公高、曹叔振铎、散宜生、南宫括、太颠、闳夭、武王后。孔夫子比较,坚持认为有妇人焉,九人而已(《论语·泰伯》),把武王后排除在外。

在十人中,能力最为突出的是师尚父太公望和周公旦。两人同样文武全才,但而周公旦多才多艺超过了太公望。与太公望不同,周公不是底层草根,而是周王族的四王子。太公从小混迹在底层社会当中,满目所见也是和不公。而周公出身的,被史家认为是当时的理想国。和发生土地纠纷,久久争执不下,于是两国君主到周地找西伯(周文王)做裁判。结果入其境,则耕者让畔,行者让路。入其邑,男女异路,斑白不提挈。入其朝,士让为大夫,大夫让为卿。虞君和芮君看到周井然有序的德治风气,自惭形秽于是不再争夺土地。据说四十余个小诸侯国得知后归附周文王。

扣除胜利者自我标榜的水分,周的经济发展水平也是当时的一流水准。不然也不会吸引太公三就。在这样优越的环境中长大,又接受良好的贵族教育,周公修成了一个文武双全、多才多艺、谦和有礼的高端人才。周武王即位,以太公望为老师,以周公旦为辅佐,召公奭、毕公高等周王族人才也在领导团队中。

师尚父太公望是文王时的老臣,更多负责翦商战略和军事准备。而在同代大臣中,召公奭与毕公高为武王跟随左右,处理各种具体事务。武王的四弟周公旦最受器重,主要负责内政民治,处置日常政务《史记·鲁周公世家》称:自文王在时,旦为子孝,笃仁,异于群子。及武王即位,旦常辅翼武王,用事居多。武王九年,东伐至盟津,周公辅行。十一年,伐纣,至牧野,周公佐武王,作牧誓。破殷,入商宫。已杀纣,周公把大钺,召公把小钺,以夹武王,衅社,告纣之罪于天,及殷民……

这份履历表明了周公在前半生还是很顺风顺水的。草根平民太公望混到七十岁才得以进入周国中央决策层工作。周公从小生长在家族,耳濡目染学习治国理政,无需向太公那样到处游说诸侯而不得用。

两人都是全能型顶尖人才,都是对中国历史影响巨大的伟人,但起点的差异决定了太公要多付出几十年辛苦,而周公可以年纪轻轻就进入人生的正轨。不过话说回来,周公虽然是富二代+官二代,却丝毫没有寻常贵族子弟那种趾高气昂的欠揍样。相反,按照儒家的标准,他又孝顺又仁慈;按照法家的标准,他政务能力很强,坚持原则而刚毅果断。

尽管史料没有细说周公在治理内政时期做了什么,但周国财力物力蒸蒸日上是毋庸置疑的,否则牧野之战不会那么顺利。很可惜那时没有GDP的统计数据来印证周公的政绩。周公出色的才能在此时只发挥了一半,就已经深得二哥武王信任。在牧野之战中,武王让周公手执大钺(一种权力的象征)站在自己身边。进入殷都朝歌后,武王又举行了一系列杀人仪式(商纣王已死,但武王以充满仪式感的方式破坏其尸首)、受降仪式、祭祀仪式。周人是个很崇尚仪式的民族。日公制作内容繁琐宏大的礼仪,从这里就可以看出端倪。

仪式完了该干实事了。周武王分派任务如下:三弟鲜、五弟蔡叔度、六弟霍叔处监视商纣之子禄父及其手下的殷商遗民;召公奭释放被纣王关押的商臣箕子;毕公高释放牢里的百姓;让南宫括向百姓发放国库鹿台的钱和钜桥的粮食;南宫括、史佚把王权象征九鼎带回去;让闳夭给被商纣杀死的王子修墓;宗祝在军中享祠。然后就班师西归了。

把经过记录下了,作史书《武成》,分封诸侯,瓜分从殷商王宫里夺来的战利品……武王怎么没有给周公分配任务?因为周公是抓大局的人,不负责单项具体事务。武王原本就把自己的四弟当做宰辅之才来培养。虽然没有涉足具体事务,但随,进一步锤炼了周公总理全局的才能。这为他日后摄政打下了极好的基础。

据说《说苑·贵德》记录,武王灭商之后,询问群臣该如何处置殷商遗族。太公说:我听说喜爱一个人,连她屋顶上的乌鸦都喜欢;讨厌一个人,连他家的篱笆都要憎恨。把他们都斩草除根了,咋样?武王表示很无语,于是又找来召公。召公说:有罪的杀,无罪的放,咋样?武王还是觉得不满意,于是又叫来周公。

周公说:让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安心种田去,不要受改朝换代影响,亲近仁慈之人。殷商百过错,责任都要推到商纣王头上。周公的怀柔政策,正是周武王心中所想。大概从那时候起,周武王心里就决定日后由周公抓大局总理百官。武王分封功臣,周公旦封于曲阜(故里),建。

鲁国跟一样,地理位置靠东,负有征服江淮一带的使命。这个战略布局的作用在不久之后就得以体现。周武王让周公旦留在中央继续辅政,让他的大儿子去鲁做首任国君。所以太公和伯禽处理完封国事务后,要回朝向周公报政。

武王与周公兄弟关系极好,很多事情都跟周公商量。武王召见九州长官,登上豳城附近的土山,远眺殷商首都朝歌。他回镐京后失眠了。周公问他为啥睡不着?武王说:老天爷不保佑殷商,所以我们才成功。殷商建立那么多年,曾经用过三百六十个有名的人才,虽称不上功绩显赫但也不至于灭亡,才维持到今天。

我还不能保证上天保佑我们国运久长呢,哪里睡得着?我要勤勉努力守护好西土,另外,伊水洛水交汇之处地势平坦,以前还是夏人的居所,是个建都的好地方。周公心领会神,在后来主持修建了著名的十三朝古都,八代——洛阳(当时叫雒邑)。

周灭商第二年,天下还没完全平定,殷商遗民归附不久,商军残余势力还在东海边蹦跶,东夷集团尚未降服。但周武王病倒了。群臣都很紧张,连踩碎龟甲的太公都急得想和召公一去占卜吉凶。周公精心准备了一番,向祖先太王、王季、文王之灵祈祷。祷告之词很感人。周公说:惟尔元孙王发,勤劳阻疾。若尔三王是有负子之责于天,以旦代王发之身。

旦巧能,多材多艺,能事鬼神。乃王发不如旦多材多艺,不能事鬼神。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用能定汝子孙于下地,四方之民罔不敬畏。无坠天之降葆命,我先王亦永有所依归。今我其即命于元龟,尔之许我,我以其璧与圭归,以俟尔命。尔不许我,我乃屏璧与圭。(《史记·鲁周公世家》)

这段话的核心意思是,如果死神一定要收一个人,那么让我周家老四来代替二哥去死。按照规矩,周公让史官把自己的祷告内容记录在册。然后去占卜,得了个吉兆。他高兴地对周武王说,您没有灾祸,我刚接受三位先王之命,让您只需考虑周室天下的长远之计,别无他虑。也许是老天爷感动其诚,也许是周武王听了弟弟的话精神好转。第二天,武王的病果然好了。然而,周公做了一个的举动,把祷告记录锁进金匮里,严令诫守者不准泄露内容。

此举为他后来造成了深远的影响。遗憾的是,周武王不久后还是病逝了。武王之死迅速引发了天下大乱。更糟糕的是,叛乱者不光是殷商遗民和东夷,还有周王族的几位重量级人物。此时年幼,最有实力的大臣是周公、太公、召公。为什么周朝那么快爆发危机?为什么周朝内部有人勾结叛乱势力?太公和召公持什么态度?周公又该怎样挽救这场关系周朝国运的危机呢?

周武王姬发一生有何成就?

武王伐纣

周文王十五岁时生武王, 武王即位后,继续用姜子牙为国相,以兄弟周公旦、召公奭为助手,进一步整顿内政,增强军力,国力日益强盛。受命九年(约前1048年)姬发在盟津(孟津)大会诸侯,前来会盟的诸侯有800个,一起举行伐商演习。

受命十一年(约前1046年),商纣王穷兵黩武,持续发动征讨东南夷的战争,已把商朝弄得国困民乏。武王见时机己到,便联合庸、蜀、羌、髳卢、彭、濮等部族,亲率战车300辆,虎贲3000、甲士45000人,进攻朝歌,在牧野大败商军后攻入朝歌。

商朝因为军人不足,故武装奴隶兵,奴隶对商厌倦,阵前倒戈,殷商大败,纣王于鹿台,周武王以钺砍纣王遗体,代表诛杀商纣,殷商正式灭亡,史称武王克殷。

周王朝建立,定都镐京(今陕西西安西南)。周武王追封父亲为文王,并分封诸侯。

牧野之战

牧野之战又称武王伐纣,是周武王联军与商朝军队在牧野(

今河南省淇县南)进行的决战。由于帝辛(商纣王)先征西北的黎,后平东南夷,虽取得胜利,但穷兵黩武,加剧了社会和阶级矛盾,最后兵败,商朝灭亡。

《史记》卷四〈周本纪〉记载:帝纣闻武王来,亦发兵七十万人距武王。武王使师尚父与百夫致师,以大卒驰帝纣师。纣师虽众,皆无战之心,心欲武王亟入。纣师皆倒兵以战,以开武王。武王驰之,纣兵皆崩畔纣。纣走,反入登于鹿台之上,蒙衣其殊玉,自燔于火而死。武王持大白旗以麾诸侯,诸侯毕拜武王,武王乃揖诸侯,诸侯毕从。武王至商国,商国百姓咸待于郊。于是武王使群臣告语商百姓曰:「上天降休!」商人皆再拜稽首,武王亦答拜。遂入,至纣死所。武王自射之,三发而后下车,以轻剑击之,以黄钺斩纣头,县大白之旗。

为政举措

分封诸侯

周武王得灭商后,为了巩固全国政权,自夜不寐。 定都镐京(今陕西西安西南)。追封父亲为文王,另外作出一系列政策调整:

将枉死于纣王之手的比干改葬,释放被纣王禁锢的箕子。

对其他部落实行大分封:神农氏的后人封于焦,黄帝的后人封于祝(江苏赣榆),尧的后人封于蓟(天津蓟县),舜的后人封于陈(河南淮阳),夏朝的后人封于杞(河南杞县)。

将纣王的儿子武庚安放在商朝的首都殷。为了包围武庚的地盘,又分封了自己三个弟弟:管叔鲜于管(河南郑州),蔡叔度于蔡(河南上蔡),霍叔处于霍(山西霍州),是为三监。

为了加强对已经受周朝的控制下土地管理,对周的开国元老实行大分封,如将吕尚封于齐,公旦封于鲁,召公奭封于燕,叔鲜封于管,叔度封于蔡。据记载,周初总计分封了71个诸侯国,其中兄弟之国15个,同姓之国40余个。继而派兵征讨商朝各地残余力量以及东夷势力,据记载,当时共讨伐了九十九国,有六百五十二国向武王臣服。还封了一些前王之后,如焦、祝、蓟、陈、杞等。

为了吸取商朝灭亡的教训,治理好国家,武王专门把箕子接来镐京,虚心请教安邦治国之道。根据箕子讲述的道理,他同姜太公、周公旦等商议,决定将古时已有但还未完全形成的宗法制度进一步完善和确定下来。即把全国分成若干个侯国,由周天子分封给在灭商大业中做出了贡献的姬姓亲族和有功之臣;各诸侯可以拥兵,但必须随时听从天子调遣,定期向天子纳贡、朝贺;允许封侯世代承袭,并可在封国内分封卿、大夫;天子对诸侯有赏罚予夺之权,对封国中分封卿、大夫也有权过问。毫无疑问,武王实行的封邦建国方略,相对于商朝那种原始小邦林立的现象来说,显然是一个进步。它确有统天下于一尊的意义,在当时起到了巩固和加强全国统治的作用。

巨桥发粟

巨桥,大桥也,古桥名,位于今广宗县张葛集村。茅以升《中国古桥技术史》称巨桥,为见于文献记载最早的一座多孔梁式大型木桥。《水经注》载:巨桥东畔建有巨桥邸阁,史称巨桥仓,为中国第一仓。商纣王时期,巨桥为朝歌、殷都、邯郸、沙丘间御道中心城邑,建有离宫别馆。周武王灭纣后,遣南宫括散发巨桥仓的粮食,赈济饥民,史称巨桥发粟。

孟津观兵

周武王即位后的第二年,率大军先西行至毕原(今陕西长安县内)文王陵墓祭奠,然后转而东行向朝歌前进。在中军竖起写有父亲西伯昌名字的大木牌,自己只称太子发,意为仍由文王任统帅。大军抵达黄河南岸的盂津(今河南孟津县东北),有800诸侯闻讯赶来参加。人心向周、商纣王孤立无援的形势已形成,诸侯均力劝武王立即向朝歌进军。武王和姜尚则认为时机还不成熟,在军队渡过黄河后又下令全军返回,并以诸位不知天命告诫大家不要操之过急。因时机还未完全成熟,还是班师回朝了。这次灭商预演,史称孟津之会或孟津观兵。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