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刘裕放弃北方,因为心思早飞到了建康。他在想一件事:晋这个百年老店,长期不善经营,被雨打风吹,招牌斑驳不清,内部破损不堪,已是摇摇欲坠,到了重建的时候了。

但拆迁这种事总是容易吵架的。他要把店里的旧老板客客气气地请出来,给足面子;然后盖一幢新楼,宣布自己成新老板。

最关键的是要做好员工的思想工作,免得有的人跳槽或者去开新店。为了不让更多的人有情绪,甚至闹出暴力事件,刘裕步步为营,分成三步走。

第一、铺垫

他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而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看似不经意的举动其实在暗示着广大同事。418年6月,他在彭城接受了朝廷对他的两个封赏:宋公、加九锡。就在上一年,他曾拼命摇手拒绝。

到了年底,他派人暗杀了晋安帝,为什么这样做呢?

此前曾流行一句谶文晋祚尽昌明,昌明指东晋的倒数第三个皇帝孝武帝司马曜,意思是晋朝就完在他手里。事实证明:这是彻头彻尾的谣言,哪个装神弄鬼的大师瞎编的。接着又出来一句谶文昌明之后还有两帝,这句难以判断是真是假,因为司马曜后面已有晋安帝,后面还有没有属于将来时。

刘裕不管了,快刀斩乱麻,我说真的就是真的。

晋安帝司马德宗37岁,是个不知冷暖的傻子,但身体好得很,吃什么都香。安帝的弟弟叫司马德文,为了照顾痴呆哥哥,几乎寸步不离。刘裕派人天天盯着,找不到机会。一直等到12月,司马德文自己病倒了,出去看医生。刘裕的亲信王韶之偷偷跑了进去,把晋安帝勒死。

刘裕随即称奉遗诏拥立司马德文继承皇位,史称晋恭帝。这样,昌明之后就有了两个皇帝。

第二、正式动手

司马德文对刘裕毕恭毕敬,生怕服侍得不周到。419年正月,下诏封刘裕为宋王,刘裕又推辞,半年之后才接受封号,把驻地从彭城移到了寿阳(今安徽寿县),离建康越来越近。

420年年初,刘裕请手下的重臣吃饭,喝酒一半,刘裕说:桓玄篡位的时候,是我首倡大义,复兴了晋室。这么多年来,我南征北讨,平定了四海,保住了皇室。现在老了,也要享受荣华富贵了。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太满,太满就会有祸患。我想把爵位都奉还给皇上,回家养老。

小弟们以为大哥谦虚,只是在炫耀一生的辉煌成就,都随声附和,一个接着一个向他敬酒,称颂他扶大厦于将倾,是晋朝以来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丰功伟绩,彪炳千秋。

刘裕只是点头,微笑不语。酒宴散后,各自回家。中书令傅亮走到宫外,冷风一吹,突然醒了过来。

傅亮是个大才子,军中文字基本都是出自他的手。他赶紧掉头往回走。到了府外,大门已经关闭,傅亮又敲小门求见。刘裕接待了他。

傅亮说:我明天就回京城。

刘裕看着他,问:需要带多少人去?

傅亮说:几十个就够了。

说完,傅亮起身告辞。

傅亮到了建康不久,司马德文下诏,征刘裕回中央辅政。刘裕留下第4个儿子刘义康镇守寿阳,以刘湛为长史,自己到了京城,向前又跨出一大步。

这年6月,傅亮走进皇宫,恭恭敬敬地送上一篇文稿,这是皇帝宣布禅让的诏书草稿,傅亮已经代劳了。

司马德文看到后,平静地说:桓玄篡位的时候,晋朝就失去了天下,多亏刘公出兵讨平,才让晋朝再延长了20年。今天禅位,我是心甘情愿,没有什么怨恨的啊。

说完,就提笔抄誊了诏书,交给傅亮。

刘裕经过几次谦让之后,7月5日,登皇帝位,改国号为大宋,这一年,他58岁,史称宋高祖。傅亮被封为建城县公,以中书令身份兼任太子詹事。

第三、清除隐患

晋恭帝司马德文带着后妃、家眷凄凉出宫,被降为零陵王,搬到了建康南郊的秣陵,由冠军将军刘遵考(刘裕族弟)带兵看管。

司马德文心里还是平静的,早就是傀儡,没有了人生自由,这次只是换了一个地方,有什么伤心的呢?他本来以为活着是不成问题的,因为此前禅位的皇帝有好几个,即使是臭名昭着的王莽、桓玄,都没有杀死已经退位的皇帝,自己对刘裕也是问心无愧。可他不知道的是,世道变了。

司马德文的老婆叫褚灵媛,曾祖父就是名士褚裒(褚蒜子的父亲),她有两个兄弟叫褚秀之、褚淡之,这两个人跟着刘裕很久了,是忠心的马仔,一直暗中监视曾经的皇帝、皇后。褚灵媛生下一个儿子,褚秀之兄弟遵照刘裕的命令,将男婴闷死。司马德文其他妃子生下的男婴,全部杀死。

褚灵媛没有老公那么乐观,她预感刘裕不是一个善人,所以和司马德文寸步不离。凡是司马德文吃的东西,全部由她自己去买、自己做。刘裕难以下手,最后等不及了。

421年9月,刘裕让心腹张邵的兄长张伟带着毒酒一瓶,去秣陵鸩杀司马德文。张伟实在不忍心,回去又不好交代,在途中喝下毒酒自尽。

刘裕大怒,又派褚淡之带着几个士兵过去。褚淡之到了以后,一个人进去找到褚灵媛,说有事和姐姐商议,把她骗到另一个房间。几个士兵跟着翻墙进去,把毒酒放到司马德文面前,逼他喝下。

司马德文不肯,摇头说:佛教称,人如果,转世不得再投人胎。

士兵把他按到床上,用被子蒙住他的脸,活活闷死。司马德文活了36岁,离他禅位只过了一年多。

自此,南朝凡是禅位的皇帝都是不久后被杀,这是刘裕开的头。

刘裕还创造了一项纪录,一生共杀死了6位皇帝,分别是:楚国桓玄、南燕慕容超、蜀国谯纵(对外称王、对内称皇帝)、后秦姚泓、东晋司马德宗、司马德文。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东晋如果从司马睿317年自称晋王算起,到420年结束,一共有104年。

回顾百岁历程,真是多灾多难,一路艰辛:幼年经王敦叛乱、少年遇苏峻谋反、中年遭桓温胁持、晚年被桓玄篡位,以为碰上了大救星刘裕,没想到是个终结者,直接被送上西天。

整个东晋,最明显的特点是:皇上是弱势群体。1、寿命短,平均年龄只有33.7岁;2、在位时间短,平均只有9.18年;3、说话声音小,只能在皇宫里回响。

强势的是王、庾、桓、谢等大族,你方唱罢我登场,一个比一个嗓门大,各领几十年。

但刘裕来了,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吊丝,直接对这些高富帅说:你们都坐到旁边歇歇吧,以后少说话。风水轮流转。从此,贵族子弟如西风中的夕阳,只辉煌在记忆之中了,偶尔才冒出一句我祖上也是阔过的。

寒门当家作主站起来,从台下一脚跨到了台上,从观众变成主角。剧情同样跌宕离奇、步步惊心,和前面相比毫不逊色。

旧的一幕拉上,新的一幕开始了。

 

Similar Posts